原创经济学家连平:2023年全球经济将面临通胀和衰退并存局面

好站推荐:有点网 https://www.ud90.com

原标题:经济学家连平:2023年全球经济将面临通胀和衰退并存局面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 连平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钟昕格

近日,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2022贸易与发展报告》预测,2022年全球经济将增长2.5%,2023年经济增长率将放缓至2.2%。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正在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周将下调2023年全球GDP增速预期。

全球经济是否将面临衰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对各国有何影响?如何看待全球竞争性加息问题?对此,搜狐智库对话了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

连平表示,全球经济将面临通胀与衰退并存的局面。他指出,目前全球物价持续走高且难以出现大幅度回落,OPEC+减产决定也助推能源价格高位运行;同时,美联储持续加息缩表也使全球经济出现流动性紧缩。因此2023年很可能出现通胀与衰退的并存局面。

今年第四季度,欧洲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更大。连平表示,欧洲通胀水平大幅度升高,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放缓,未来更多欧盟成员国都可能面临经济负增长。欧洲经济下行以及衰退一旦定局,会对美国经济带来拖累,对日本经济都会带来一定影响。连平说。

面对美联储的多轮加息,连平表示,目前经过五轮加息,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水平已达到3%以上,要达到4.5%的目标,仍还需加息两到三次。他预计,今年年底或明年一季度有可能出现美联储本轮加息终点。

如果通胀缓和、经济增长明显下行,很有可能年底就是美联储本轮加息的终点。如果通胀并没有出现明显拐点、经济运行总体平稳,那么美联储的加息终点可能会在明年一季度出现。连平说。

针对全球竞争性加息问题,连平认为这一含义并不准确,他表示,部分国家出现远超美联储加息幅度的加息,是为了抵御美联储大幅度加息对本国货币和资本市场所带来的负面压力,而不得不进行加息,所以这种加息带有一定防御性质和抵抗性质。谈不上竞争,防御型加息和抵抗型加息更为准确。

连平指出,全球经济衰退将带来投资收缩、贸易收缩、需求收缩、就业困难等一系列负面影响。而面对持续下行的世界经济和高烧不退的全球通货膨胀,企业和个人需要未雨绸缪,需要在风险管控方面给予更多关注,管理好自己的资产,避免出现明显损失。

以下为对话内容精编:

搜狐智库:全球经济是否即将面临衰退?其判断依据是什么?

连平:目前全球经济将面临通胀与衰退并存的局面。目前全球物价持续高位运行,高烧不退,未来依然难以看到物价出现持续大幅度回落,例如最近针对能源价格,OPEC+做出减产决定,对未来能源价格高位运行起到推动作用。但与此同时,为抑制高通胀,美联储进行大力度紧缩政策,持续加息缩表对全球经济带来流动性的紧缩。

融资成本大幅度上升压力,必然会对经济运行带来不利影响,抑制需求、抑制消费,对生产投资产生拖累。因此,在2023年很有可能会出现通胀和衰退两者同时存在的局面。

搜狐智库:亚洲经济体和欧洲经济体谁更有可能陷入衰退?

连平:从目前来看,第四季度欧洲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更大,从月度和季度运行情况来看,是有可能出现经济负增长的。

一方面,欧洲能源价格高涨;另一方面,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对欧洲本身也是非常不利的,加之又跟随美国进行加息,因此,欧洲是当前经济最为薄弱也最为困难的经济体。从世界经济来看,亚洲总体发展平稳,美国运行状况也比欧洲好。

欧洲通胀水平大幅度升高,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一些主要欧洲经济体,比如德国,最近都已经出现过月度的经济负增长,四季度有可能出现整体性负增长。未来更多的欧盟成员国出现经济负增长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因此,短期内,欧洲是最有可能走向经济衰退的地区。欧洲经济下行以及衰退一旦定局,至少会对美国经济带来拖累,对日本经济都会带来一定影响。

搜狐智库: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是什么?西方宏观政策是否会对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哪些影响?

连平:全球经济如果朝衰退方向走,必然会带来一系列不良后果,例如需求总体收缩、企业投资下行等。最近全球贸易增速已在快速下行,从我国出口数据来看,存在较明显的下行,可能到四季度会更为明显。

投资收缩、贸易收缩、需求收缩、就业必然困难,一些国家本身存在着较严重的就业问题,比如欧洲国家失业率持续处于较高水平,疫情冲击加之这个俄乌冲突等影响,失业问题可能会更为严重,这些都是世界经济逐步走向衰退过程中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和压力,对各国经济都是不利的。

搜狐智库:美联储加息终点会在哪?强美元将对非美元国家和全球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连平:美联储要求的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水平是4.5%左右,从这一角度看,美联储加息的终点可能会在年底或者明年一季度,因为目前经过五轮加息,美国的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水平已达到3%以上,目前已加息300个基点,未来若要达到4.5%左右的水平,可能要再加息两到三次,可能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加息两次,明年一季度是否会加息,主要看四季度美国物价运行状况、通胀水平是否会有所缓和、美国经济增长状况是否会在四季度出现明显下行。

如果通胀缓和、经济增长明显下行,那很有可能年底就是美联储加息的终点。如果通胀并没有出现明显拐点、经济运行总体平稳,那么美联储的加息终点可能会在明年一季度出现。

强美元对非美元国家和全球市场所带来的外溢风险已经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了。由于美元指数快速上行,美元利率明显抬升,美元资产和其他非美元资产之间利差投资的收益差,都在明显扩大。因为长期以来美联储持续不断地向全球发行美元,美元在全球是高度泛滥的。当利差和投资收益差明显提高之后,不少国家美元储备不断减少,对非美元国家的货币贬值和资本市场带来巨大压力。

这是目前很多国家所面临的最为严重的挑战,尤其是那些经济运行周期与美国相逆的国家,美国和西方国家目前通胀处于较高水平,经济增长保持恢复状态,但是有些国家通胀水平并不高,经济增长速度相对偏低,需要货币政策宽松的这些国家,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挑战。

搜狐智库:如何看待全球竞争性加息问题?

连平:对于全球竞争性加息问题,我个人认为,防御型加息和抵抗型加息的表述可能更为准确。联储加息之后确实有部分国家,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出现了远超美联储加息幅度的加息,这种加息似乎包含一定竞争性含义。但我认为,其目的是为了要防御或者说抵抗由于美联储大幅度加息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和负面的压力,这些国家不得不进行加息,其实它们并不需要加息,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不跟随加息,资本就会大规模流出,本币会大幅度贬值,所以非美元国家加息具有防御性质和抵抗性质。

搜狐智库:企业和个人,以及政府应该如何应对经济衰退?

连平:面对持续下行的世界经济和高烧不退的全球通货膨胀,企业和个人需要未雨绸缪,需要降低风险偏好,在风险管控方面给予更多关注。

经济增长速度下行、全球需求明显收缩、贸易下行、投资下行等,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出口是势必会承压,因此对于出口企业,在2022年的第四季度以及2023年,要对出口给予高度关注,在出口方面采取一系列举措进行应对。

但同时,我们也要关注其中所存在的机会,因为欧洲和美国面临高通胀压力,成本大幅度抬升、劳动力工资高,有可能使其制造业生产陷于困难,市场供给就会出现不足,这时我国出口可能会迎来一些机遇,需要积极、及时地加以把握。

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未来一个阶段需要降低风险偏好,谨慎管理风险,尤其是在境外投资方面,需要高度关注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布于 2022-11-08 20:11:20
收藏
分享
海报
5
上一篇:2023中国经济形势解析高层报会线上+线下同步开启 下一篇:深度|2023年世界经济前景亮起红灯
目录

    推荐阅读